文化長河 山川行 人在山田


RTHK 文化長河 - 山川行 《人在山田》4.14.2012

一千二百多年前,哈尼族祖先在環境惡劣的雲南縣元陽哀牢山,為求生存,用鋤頭開闢出一片山田,無意間創造出一個梯田生態系統,造就了人文及自然景觀,亦建立起一種以梯田為­生命重心的文化。

梯田生產的哈尼紅米,不施農葯,一年一造,秋收日子需要人手,叔伯兄弟通常會合力幹活,梯田維繫了宗族情誼,一袋袋穀,要從最下級梯田背回家,確是粒粒皆辛苦。山,提供了­田地,但是亦令農民格外奔波,兩級梯田的高差達一米,在田間攀爬,不能用扁擔,哈尼人習慣用背簍,他們背土背磚丶背農作物,甚至讓孩子在背簍長大,揹著幾十斤上山,人無法­不低頭,哈尼梯田文化的重心,就是歲月磨鍊出來的刻苦和謙卑。

哈尼人的傳統居住文化,以茅草織成屋頂的蘑菇房作為代表,不過,新一代不再留戀老房子,蘑菇房已非常稀少。李勁松是家中長子,為改善家計,到深圳奮鬥了15年,3年前回流­家鄉,他堅持保留老舊的祖屋,認為它是家族親情的象徵,每逢節日,一家人會回到老祖宗的房子團聚,吃自家梯田種的紅米。

流傳了千多年的衣服,表現了民族的情感所依,哈尼女裝採用藍丶黑等素色,代表樸實的民族性,衣服上的條子代表山路,頸前的一圈代表梯田,哈尼族的一生,就是沿著山爬丶繞著­梯田轉。

村裡一個70多歲的老伯去世,男親屬在屋外吃酒,婦女穿上華麗傳統服,小孩子圍在一起玩遊戲,死亡,對哈尼族來說並不可怕,而是生命的自然流程。哈尼人出生後,將一生投放­在梯田,去世後仍然下葬在梯田邊,在另一個世界裏守望梯田。

梯田是大人的工地,卻是孩子的遊樂場,11歲的李宇航和玩伴愛跑到田裡撒野,將來,這片田,父親將會傳給他。哈尼新一代,大部份在學校讀書,甚少幫忙種田,面對祖輩開墾承­傳下來的萬頃山田,去與留的選擇,將會成為長大後的一大難題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